九合创投张少宇:IPO不是全部,甚至不是最合适的退出渠道

  

记者|管丢丢

运营VC有四个环节,募、投、管、退,过往投和管是被报道最多的,鲜有投资人讲募和退。募和退比投更能看出一家VC的风格,但由于是私募行业,募和退的指标很少被披露出来。

募是要将过往的成绩拿出来给LP看,业绩好的更容易募到钱。退也考验一家VC,选择什么方式,在什么时间点退出是最好的选择。

从去年开始,陆续听到有些机构的IR讲募资难了,此前在《VC告别互联网:TMT已名存实亡,差异化道路才是出路》里也引述某险资LP的观点,“在一级市场,二八效应越发明显,强的越强,其他的可能募不到钱。很多基金到退出期了,LP会去看业绩怎么样,不是PR做得好LP就会被打动。最后投不投,还是看历史业绩。”

大部人都有错觉,认为投的最好,回报最高的就是大机构,其实不尽然。对一家机构来说,要想绝对收益高,要么基金规模大,要么回报倍数高。当规模很大时,回报倍数相对低也可以赚到钱;规模不大,回报倍数高也可以赚到钱。

近日,界面创投和九合创投的COO张少宇聊了聊退出与回报的话题。九合目前管理着四期人民币基金和一期美元基金,他们明确表示不追求规模,追求绝对高的回报率。

九合是聚焦中国科技领域的早期投资机构,关注硬科技、开源、企业服务、产业互联网、生物技术、新能源、新材料等领域,投的公司有200多家,但大多都不是被大众耳熟能详的公司,代表案例有青云科技、探迹、众合云科、Momenta等。

2021年,九合收获了“混合云第一股”青云科技和“医疗AI第一股”鹰瞳科技两个IPO,但他们觉得IPO不是唯一的退出通道,甚至不是最合适的退出渠道,他们更愿意追求长期、持续且稳定的其他退出方式。

九合创投COO张少宇 IPO不是全部,甚至不是最合适的退出渠道

界面创投:为什么VC需要COO这样一个角色?

张少宇:从我们的经验看,更多是出于创投机构的实践,机构化程度比较高的时候,就可能需要。

界面创投:这个角色是水到渠成的而不是提前做了充分的规划?

张少宇:我们属于偏生长型的组织,不设边界,基金发展到某个阶段,面临新的问题,谁更合适,就可以去做新的尝试。

界面创投: 对VC来说,最好的退出渠道是什么? 

张少宇:我认为它应该是长期、持续且稳定的。对早期投资机构来说,老股退出是最成熟的。早期机构进入时间早,份额占比高,公司经过几轮融资,发展也渐成熟,新的投资人也希望买些老股来平衡价格。但对于投成长期的VC就不一定适用,成长期进入的时候估值已经比较高了,距离IPO的时间也比较近了,创始人和后轮投资人都更希望大家一起跟着往下走。

界面创投:除了老股退出,九合的并购退出也不少,占到退出数量的三分之一。

张少宇:并购退出是九合的特色。我们的第一代合伙人都是从产业出来,对产品、技术、大企业和创业公司在行业中的动态了解深刻。

界面创投: 提到并购,大家下意识的反应都是BAT的并购,现在情况变了吗? 

张少宇:不是只有巨头才能做并购。之前确实都是BAT的并购,其他公司没有这个意识,也没有资金去做。现在除了BAT,更多的公司对并购有认知,非大厂发起的并购也逐渐增多了。

界面创投: 退出的时机怎么把控? 

张少宇:我们的退出不是针对单个公司的,是整体考虑的结果。

界面创投: 市场上还是更关注IPO退出。 

张少宇:IPO不是全部,甚至不一定是最合适的退出渠道。无可否认,IPO非常有话题性,对投早期的机构和对投中后期的机构来说,评价标准是不一样的。投早期的退出渠道有老股退出、有并购,IPO占比没那么高;对投中后期的机构来说,IPO是最重要的退出路径。

对未来做预判,依赖于研究和对行业有深刻理解

界面创投:九合喜欢什么背景的人才?

张少宇:我们是研究型投资机构,喜欢研究型的人才,例如分析能力强,对关键信息能识别,有很好的判断。能深挖,形成系统、客观、深刻认知。

界面创投:研究对投资的具体帮助是什么?

张少宇:我们做的是长周期的投资,要对未来做预判,依赖于研究和对行业有深刻理解。

界面创投:一个刚入行的年轻投资人,需要扎进某个领域才可能做出成绩?

张少宇:我们鼓励年轻的投资人有专注的专业领域,也深度关注2-3个其他赛道,适应快速变化的市场,并可以融会贯通。

界面创投:一年不出手一家公司,在九合是被允许的吗?

张少宇:我们对新人的宽容度很高,不投不等于不看。

界面创投:对个体来讲会很焦虑。

张少宇:焦虑很正常,投资需要耐心。投资人投公司既要符合自己的偏好,也要符合机构的偏好,需要时间。

界面创投:有的投资人一定会着急出手。

张少宇:我们会告诉他,着急会让你判断失准。第一次出手投的好一点,更容易建立起手感和信心。心性也是投资人的必备功课。

希望能给创业者提供价值,但不攫取

界面创投:什么类型的公司你一定会投?

张少宇:我对他们有信心的公司。

界面创投:你投的最好的公司是哪个?

张少宇:体量大是好,长得快是好,有影响力也是好,但我更在意价值感。我比较喜欢果壳网,它影响了一代又一代喜欢科学的年轻人,也帮助百度改进了知识内容的质量,提高了所有中文搜索用户获取信息的质量。

界面创投:什么时候意识到自己是个成熟的投资人了?

张少宇:到现在也还在持续进化。

界面创投:你觉得自己是个有野心的人么?

张少宇:我不是,我希望能给创业者提供价值,但不攫取。

界面创投:最优秀的投资人是什么样的?

张少宇:好的助攻,视野、资源和企业有互补。参与其中,但不张扬,不是主导者,可能是坐在副驾驶的人,也可能是坐在后座上的人。

界面创投:今年市场上为什么没出现非常疯狂的热门赛道?

张少宇:赛道分散了,不像以前那么集中。

界面创投:但VC总是逐热的。

张少宇:成长期和中后期的VC有一定逐热的表现,早期追求非共识,一旦形成共识,在某个时间点上就会出现热点,热的时候已经不是我们关注的机会了。

界面创投:现在中后期的机构也开始布局早期了,你怎么看?

张少宇:第一,早期估值不高,有更长的时间观察公司。第二,不存在一二级市场倒挂的问题。但也有挑战,都是灰度决策,没有一家初创公司是成熟的。

界面创投:初创公司应该选自己的投资人?

张少宇:钱之外的东西对它更重要。

界面创投:九合是第一梯队的机构吗?

张少宇:九合是早期科技投资的第一梯队,科技创业者一般都听说过九合。

界面创投:疫情之下,投资节奏受影响了吗?

张少宇:几乎没受影响。多城市office保证了投资节奏,上半年我们已经投了不少公司。

界面创投:今年大家都在说募资难。

张少宇:我们没感受到那么强的冲击,老LP的复投比较多,也有不少主动找来的LP。

界面创投:现在是VC行业的低点吗?

张少宇:还好,总有阶段性的波动,每年都有新的挑战,每年都有新的机会。从周期来看,低点是好的,低点时克服了别人没克服的,你就获得了优势。

界面创投:怎么穿越周期,尽可能不受市场影响?

张少宇:保持对行业的深度研究,做好合理的赛道和阶段配置来对冲掉风险。好的时候不飘,不好的时候也能从容适应。

posted on posted @ 22-07-28 01:19  :admin  阅读量:

腾讯彩票平台,腾讯彩票官网,腾讯彩票网址,腾讯彩票下载,腾讯彩票app,腾讯彩票开户,腾讯彩票投注,腾讯彩票购彩,腾讯彩票注册,腾讯彩票登录,腾讯彩票邀请码,腾讯彩票技巧,腾讯彩票手机版,腾讯彩票靠谱吗,腾讯彩票走势图,腾讯彩票开奖结果

Powered by 腾讯彩票 @2018 RSS地图 HTML地图