携程 Q2 依然“寒气入体”,CEO 孙洁如何化解“七年之痒”?

  

图片来源 @视觉中国

文 | 酒管财经

9 月 22 日,携程二季报姗姗来迟,但并不能算是压轴,而是为行业再增添了一抹寒意。

第二季度,携程实现净营业收入 40 亿元,同比下降 32%,环比下降 2%。实现净利润 6900 万元,同比扭亏,上年同期为净亏损 6.47 亿元,上季度为净亏损 9.89 亿元。

在营收减少的情况下,携程实现了盈利,其中的秘诀就在于节流。CEO 孙洁也曾公开表示," 面对不断变化的环境,我们将继续提高经营效率,审慎控制成本。" 对于跟随梁建章开疆裂土、并购多家友商的孙洁而言,她理应更明白企业挣钱比省钱重要,这更多是一种无奈的应对。

事实上,2016 年,孙洁升任携程 CEO,从梁建章手中接掌过近乎统一行业的 OTA 帝国,更多扮演守业的角色。这种守着 " 一亩三分地 " 过日子的思想,贯穿携程的战略。

随着美团、抖音、小红书等新老势力群雄并起,以及疫情的客观影响,梁建章不得不重新出山,把自己逼成引流量的 " 网红 "。对于孙洁而言,是逐渐淡出前台还是迎战群雄?她又能否化解 " 七年之痒 "?

携程 " 节衣缩食 ",财报依然 " 寒气入体 "

9 月 22 日,携程发布了 2022 年 Q2 季度财报。

先来看主要数据:第二季度,携程集团净营业收入为 40 亿元,环比下降 2%,去年同期为 59 亿元。从净利润的角度看,携程该季度实现归母净利润为 6900 万元,2021 年同期则是净亏损 6.47 亿元,财报数据有所改善。

但将观察维度扩大至今年上半年,携程实现营收为 81.2 亿元,而 2021 年同期的营收为 99.98 亿元,同比下降 18.7%。上半年的归母净亏损为 9.2 亿元,去年同期是净利润 11.33 亿元。总的来说,携程的这份 " 成绩单 " 仍然寒气不减。

从业务细分看,携程的四大业务板块分别是住宿预订、交通票务、旅游度假、商旅管理以及其他。

第二季度,携程的住宿预订营收为 14 亿元,同比下降 45%,环比下降 6%;交通票务营收为 18 亿元,同比下降 15%,环比上升 6%;旅游度假业务营收 1.22 亿元,同比下降 67%,环比下降 2%;商旅管理业务营收 2.1 亿元,同比下降 67%,环比下降 5%.

除了交通票务外,其他三大业务板块都呈现下降趋势。为何还能实现盈利?

这来自携程员工的 " 毕业 " 和营销费用的 " 节衣缩食 "。财报数据显示,携程的研发费用在第二季度为 18 亿元,同比下降了 20%,环比下降了 10%,携程透露这主要是因为研发人员的相关费用下降。

根据媒体不完全统计,2019 年携程的员工数量为 44300,而截至 2021 年年底携程的员工数量为 33732,减少数量超过 1 万,为减员最多的企业之一。

此外,携程在第二季度的销售及营销费用为 8.26 亿元,下降了 41%。

孙洁是将才还是帅才?

客观来说,疫情的影响对携程来说,影响巨大。但将携程的境遇放在整个 OTA 行业,却凸显出 " 人至中年 " 的苦涩。

2015 年,携程并购去哪儿网,这场争夺战的落幕,也意味着携程在 OTA 的江湖地位无可撼动。从上市以后,携程先后参股或收购途牛、同城、艺龙、去哪儿等,组建起了一个 " 携程系 " 在线旅游帝国。

这一阶段的携程,感受到了 " 无敌是多么寂寞 "。但进入成熟期,也同样意味着无法再实现指数型的增长,守业将成为携程的主旋律。

孙洁作为跟着梁建章的老将,凭借丰富的经历在并购友商上打辅助,确实立下了汗马功劳,从将位被扶正帅位,也是意料之中。

对于创始人梁建章来说,名利双收的他和拼多多黄铮一样,准备去 " 摸一摸十年后的石头 "。石头摸得怎么样不知道,但是梁建章在疫情中却不得不变成了七十二变的 " 孙悟空 "。

疫情发生后,梁建章一改过往理工男的沉闷形象,亲自操刀 "Boss 直播 ",以国人熟知的孙悟空、唐伯虎、白娘子、康熙等形象亮相旅游直播间和社交媒体,用企业家和 " 网红 " 的反差,来为携程 " 带货 "。

而执掌六年携程的 CEO 孙洁,也在梁建章的重新出山下,逐渐淡化于台前。梁建章的复出,直白说就是在 " 救火 "。此时的携程,已从梁建章刚离开时 " 拿着望远镜都找不到对手 ",到当下的四处皆敌。

美团,早已撕掉了外卖的印象标签,不仅实现了万物到家,仅在酒旅行业的分支板块,就能与携程一较高下;当携程在打造星球号时,小红书已经悄然成为年轻人寻求旅行的宝典攻略;即使是携程收的小弟同程旅行,也在疫情中连续多个财报季实现盈利,表现出了极强的商业韧性。

事实上,孙洁上任后的任务也非常明确," 把盘子守好、保持股价 "。

孙洁时代,携程开启了以利润为中心的管理方式,更像是开始清点 " 战利品 " ——而在一家独大垄断式话语权中,捆绑销售、高价退改签、大数据杀熟等问题,在携程中屡见不鲜。

一度,携程被用户调侃为 " 携程在手,说走就走不了 "。甚至梁建章在携程内部曾经反省过,追求 KPI 要建立在用户的体验上。

从历年财报看,孙洁显然未完成任务。2016-2020 年的 5 年中,携程的营收增速分别为 76.45%、39.27%、15.56%、15.18%、-48.65%,连年急速下滑。

携程的未来

对于携程来说,携程在业绩上短暂得失,或许只是数字的变化。真正让携程和梁建章肉疼的,是孙洁时代对在线旅游风口的错过。

此前,携程的优势在于从出行产品到住宿、门票的 " 一站式 " 服务,消费者有了旅游需求,就打开携程搜索,这是一种工具思维。

如今,抖音、小红书是 " 种草 " 思维,即使没有需求,通过景点的数字化、视频化、娱乐化,迅速完成用户心智占领,这种主动出击为受到疫情冲击的旅游业,提供了新的解题思路。

更形象的比喻,携程的流量是死水,用到的时候才会产生一丝涟漪;抖音、小红书的流量是活水,更容易带来新的增量和养分。

最为关键的是,如今携程的对手,都不再是当年的创业公司。" 飞猪背靠阿里,美团酒旅背靠美团,抖音背靠字节跳动相比。" 业内人士向《酒管财经》分析,携程面对的这些对手,无论从体量还是流量,都远超携程,携程此前并购的套路,显然失灵。

对于携程来说,更紧要的事情是缺少一个真正的 " 流量爸爸 ",在 " 得流量者得天下 " 的当下,携程也仓促推出了星球号,但相对于小红书上推荐的一个野生景点都能迎来众人打卡,携程的星球号还处于蛮荒时代。

曾经有媒体报道,携程在各个事业部 KPI 独立后,很多事业部开始研究如何进行捆绑销售才能提高业绩。

值得一提的是,携程的疯狂并购,为其积累了近 600 亿元的无形资产和商誉,如果按照现在的携程市值,可以说占据了近三分之一的市值。如果再不找到新的增长极或者资本故事,携程的寒冬将延长。

对于未在市场向好时 " 补漏房屋 " 的孙洁来说,也让这个 " 寒冬 " 更加刺骨,挡在 " 暴风雪 " 前面的梁建章,究竟是独自抵挡,还是临阵换帅,或成为携程的中短期谜题。

更多精彩内容,关注钛媒体微信号(ID:taimeiti),或者下载钛媒体 App

posted on posted @ 22-09-27 12:45  :admin  阅读量:

腾讯彩票平台,腾讯彩票官网,腾讯彩票网址,腾讯彩票下载,腾讯彩票app,腾讯彩票开户,腾讯彩票投注,腾讯彩票购彩,腾讯彩票注册,腾讯彩票登录,腾讯彩票邀请码,腾讯彩票技巧,腾讯彩票手机版,腾讯彩票靠谱吗,腾讯彩票走势图,腾讯彩票开奖结果

Powered by 腾讯彩票 @2018 RSS地图 HTML地图